【教师风采】做良师益友,望青出于蓝——专访第十届“李世雄奖”获得者陆发春

发布者:新闻安大发布时间:2017-09-12浏览次数:1085

本网讯(新闻中心 陈欣 李映雪)“可以这么说,最近三十多年来,我们教师就是社会主义的劳动者,这是第一个角色。其次,又要以知识来引导学子,所以对这样一个职业本身,又有非常专业的要求。最重要的是,自古以来就有教师这样一个传统角色的精神传承,要爱学生;而新时代又有更高的要求:要学会怎么在现代高等教育制度下去引导学生。”当谈到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认识时,历史系教授陆发春如是说道。从教32年,陆发春坚持奋斗在教书育人第一线,长期担任历史系教工党支部书记、党委纪检委员;为教研室主任和本科生、硕博士生导师时,他引导学生敦本务实,注重培养学生优良品德意识,亦师亦友,助力学生成长成才。

  

第十届“李世雄奖”获得者、历史系教授陆发春


爱教育,他打着石膏上讲台

  

自留校工作以来,陆发春先后讲授《中国近代史》等7门本科课程2001年起担任历史系专门史、中国近现代史硕士导师,讲授《近现代皖籍文化人物研究》等课程作为博士生导师,给博士生讲授《国外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等课程。陆发春对教学工作的热爱不仅体现在他每年超额的工作量上,更藏在他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和风雨无阻的认真态度之后。

曾经有一段宝贵的记忆给陆发春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正是那次经历让他的学生们至今仍与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教授安徽大学与安徽医科大学首届春招教改班的课程《中国现代文化史》时,陆发春恰好因为参加教工篮球赛脚部骨折打了石膏但他仍然坚持按时授课,没有耽搁一次课。当时很热,石膏绷带也很重,下坠导致脚浮肿了。”回忆起那时的行动不便,陆发春又转而坚定地说“但我想了一下,因为他们只在安大待一年,也不可能再选这门课了,我想还是要坚持下来。”后来还是同学们每日将陆发春背至理西楼上课,同学们令人感动的行为和心中对教学工作的责任感让最终坚持了下来。“当时有一个心愿就是不能耽搁学校的改革大业,也不要耽误学生的学业。”朴实的话语透露出对工作的热忱和学生的关爱。

  

爱科学,他主持完成多项社科项目

  

从教多年,陆发春在科研项目上取得了多项成就。1997—2001年作为主要成员完成中华基金项目“皖人与近代中国新思潮”;2001—2004年主持完成国家社科项目“近代历史文献的图像处理与应用研究”;2010年以来主持《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思潮》《清代安徽地图文化研究》等3项省级社科项目,主持全国古委会项目《孙家鼐集整理与研究》一项。主持的安徽大学出版社《安徽人与中国新文化运动》《安徽地名源流考》书籍分获安徽省2015、2016年文化强省项目。

目前陆发春担任安徽省陈独秀研究会副会长、安徽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法人),主持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胡适研究中心日常工作;同时兼任中国辛亥革命史研究会理事、中国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常务理事。

  

爱学生,他深入寝室探访交流

  

发春坦言作为一名教师,他时常会遇到两种学生:一种是“无论是素质或是聪明才智,都很高”;另一种则是“成绩很好,也很有智慧,但是家庭条件不好”。对于前者,他认为作为老师,需要用最前沿的学科知识和远大的理想,让他们开眼看世界,有效地引导他们,充分地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至于后者,他相信,艰苦都是暂时的“遇到这样的学生,尤其需要鼓励他,给他信心,让他们在生活中坚持下来,树立信心,助推一把力。”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他在龙河校区工作。每次学生考研前夕,他会到学生寝室看望考研同学,鼓励同学战胜不安焦虑情绪。历史系1998级学生马建标考研第一门课程不理想,及时安慰鼓励给予开导。如今这名学生已成为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是国内较为知名的中国近现代史青年学者,曾公开对台湾一位学者说“没有陆老师,没有我马建标今天”。而由安大走出的历史学者马勇、吴义雄、马建标、方书生们,也成了陆发春时常向历史系学生称贤荐能的好榜样,用意鼓励后来的同学们,奋发有为,为安大历史系争光。

  

轻名利、重奉献,他找回校歌传递薪火

  

对于自己的工作成就,陆发春十分谦逊地表示“不敢说有什么贡献只是其中有二件事,略有微力这两件事,一是2006年在复旦读书期间,找到了70多年前的安徽大学老校歌并作出解读,现在安徽大学已经把它作为校歌每日传唱二是2009年牵头创设历史地理学硕士点,把复旦大学历史地理学前辈谭其骧、恩师邹逸麟先生的学术火种传递到安大,至今依然是安徽省唯一从事历史地理学研究的学科点,已经培养从事安徽历史地理研究的硕士毕业生18人。

陆发春联合对历史文献和徽州地域文献卓有研究的盛险峰、张小坡老师,在安大创建的这个学科到现在为止依然是安徽省历史地理学唯一的硕士点。正如他自己所说:“简单来说,这门学科就是研究历史地名,画历史地图的,从事历史时期地理现象的研究。”他们团队现在已经画出了清代宣统三年的安徽地图,图幅在聚落点的丰富性和府县边界上已经超过谭先生邹先生那一辈的《谭图》,每个县的县界都能画出来,是邹先生指导的中国人民大学华林甫教授所主持国家社科重大项目《清史地图集》和清史工程清代地图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明清时期安徽府州政区很有研究的卢祥亮老师和博士生易山明等,还给《合肥通史》编委会编绘出清代、民国时期二个年代的合肥县图,目前正从事安徽历史地名的专题研究。陆发春和张绪等合撰的《近代中国经济地理》之“安徽近代经济地理”卷,去年也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历史地理学科点的王开老师对藏传佛教地理很有研究,承担国家社科课题《历史地理学视域下的徽州佛教研究》,可以说填补徽学研究领域之空。陆发春说,虽然学科建设历程十分艰难这个领域做的人少,又是冷门的专业,做得很苦。大部分人不愿意做这个事。但陆发春很乐意做这个事,因为这样也是丰富了安徽大学的学科体系。他的愿望很单纯:“然后我看看再后面,后面二十年,再做点事,就帮安徽大学做点事。”

  

这次获得第十届“李世雄奖”,陆发春感慨道:“李世雄老师不仅是安大的老师,也是我曾经念过书的出身复旦的前辈。他给我们最大的昭示就是他‘爱学生、爱科学、爱教育、重奉献、轻名利’的精神。作为教师的角色来说,李老师了不起,为安大树立了一个标杆,是安徽大学建校以来,尤其是1958年以后建校的社会主义安徽大学的标杆式人物。作为一个后辈教师,我们不一定赶得上他那个水平,但是精神上要向他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