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老上海——十里洋场 袅袅乐音

发布者:广播台发布时间:2017-04-04浏览次数:24

走在上海外滩的华灯里,黄浦江微醺的江风送来这座城市如梦似幻的繁华,在这繁华里,万国建筑群熏熏唤醒了有关十里洋场的记忆。20世纪230年代的上海,是靡靡的十里洋场,是纸醉金迷的东方巴黎,是村松梢风笔下的“modern city”,那光影迷离的魔都。它虽然没有现代那耀眼的东方明珠,但只要黄浦江畔闪耀无数的霓虹灯被点亮,散发氤氲丰云裳般的异彩,不夜城的魅力风韵便缓缓铺张开来。外滩边川流不息的老爷车,身着旗袍的妩媚名媛挽着谈笑风生的贵族少爷,一同走进充斥着夜夜笙歌的舞厅。当夜上海的歌,从留声机里潺潺流淌,让我们换上夜上海的时髦衣衫,融进这片梦幻的夜色里。

在老一辈的人眼中,曾经的老上海,是莺声燕语穿梭的十里洋场。马路两旁的舞厅传来阵阵笙歌,纸醉金迷与吞云吐雾的生活幕布也被被缓缓拉开。老上海是古老的,却也是哀怨的。张学友犹如一个饱经世故的沧桑故人,拖着港土的原声,随粤韵飘落在繁乱上海的老街中。落寞的憔悴嗓音,渐发铿锵的旋律汹涌而上,似乎在为着那位已逝的歌后《李香兰》而疲惫。失控的尾音更是紊乱的思绪乱飞,一切,都是无边无涯的涌动思念。

《李香兰》

有一首歌,独属于外滩的歌舞升平。周璇的《夜上海》本身便是一段缠绵旋律,而承载得起这段旋律的歌手,非莫文蔚莫属。她仿佛是叼着香烟的名媛,拖着如烟嗓般的慵慵声线,吐着烟圈品着香醇美酒,妩媚着那个时代不夜的上海,不息的纸醉金迷。音乐流动着,独属于那个上海的繁华与世俗,靡靡与优雅,层层铺展开来。复古妩媚的舞曲节奏里,莫文蔚低喑磁性的嗓音,不同于周璇的甜,像指尖摩挲着旗袍的亮片,摩挲着听者的心。她的浪漫诉说,像是古老的传说在留声机中慢慢转动。光怪陆离的夜间尘世,也在她的唇边也溢出了浓郁的色彩。

《夜上海》

繁华与迷离里,终于渐渐浮现了老上海的模样,朦胧着不夜城的歌声。作为老上海滩时代唯一的外籍歌后,李香兰的受欢迎程度在二战乱世间是有增无减。是夜色漫漫,深窗寂寂,抛开历史的束缚捆绑,无国界的《夜来香》如同靡靡之音在耳畔回响。伴随着西欧风格的拨弦前奏,却诵读着老上海的曼妙深情。伦巴舞曲的节奏里,热情活泼的音乐,李香兰醇而亮的嗓音,带着丝丝甜蜜,莺啼或低转,温柔着,也迷醉着,夜上海的纸醉金迷。而哪轻颤的尾音,如夜色茫茫的梦幻,迷蒙着不夜城的灯火。

《夜来香》

上世纪30年代的老上海除了富丽堂皇的歌舞厅,还有灵动妩媚的上海女子。具有清脆嘹亮的嗓音的张伊雯,不紧不慢地摇出一首《上海小姐》,像是从时代隧道的那一端穿越而来。将钢琴作为贯穿全曲的线索,袒露着上海小姐那般的感性与娇媚。她们在西洋镜前精心梳妆打扮,伴着华尔兹舞步的三节拍高歌,宛如灵动的夜莺在婉转歌唱。不夜城的灯火阑珊,东方巴黎里摩登女郎的倩影,在歌声里袅娜。

《上海小姐》

魔都摩登女郎的倩影,婀娜在老上海的苏州河边,那里灯火朦胧,月上柳梢,一支“春申小夜曲”催化着夜色与爱情的甜蜜。那个时代特色的韵律里,悠扬而欢快的探戈风格,烘托着姚莉柔嫩中带着圆润的嗓音。她和姚敏醇厚的男中音和唱着,在音乐明快的节拍里,唱着寂静的夜里,在河边彷徨的两个爱侣,忘记了全世界,相互凝视。那相望的情愫中带着渴望共舞的娇羞与期盼,男声的加入更是为此曲披上了一层可望不可即的神秘纱衣。听着这首《苏州河边》的上海青年,期待着在苏州河边邂逅,期待着梦幻的魔都里梦幻的爱情。

                                                                                                                               《苏州河边》

被定格的老上海风格,代表着怀旧与复古。弄堂中店铺墙壁上挂着一张张发黄的月份牌,年复一年便也成了上海的代表。周璇的这首《花样年华》,就像是老上海的弄堂中处处回荡着的婉约民谣。静悄悄推起的前奏就像是蹑手蹑脚的少女不知方向探着脑袋,仿佛是一张精致有神的脸庞在闪动着昔日的烂漫。这位不足三十岁便离去的歌手,是歌坛的无尽遗憾。也许她所吟唱的花样年华,便就是自己吧。钢琴和弦乐悠扬的合奏里,圆润的声音带着飘渺,上海的印记都从歌声中一一浮现,浮现那花样的年华,那动荡的时代,那不曾遗忘的记忆。

《花样年华》

记忆里的风花雪月,繁华与奢靡,都在电影的配乐里活了过来。一部《风月》,一个民国的悲剧故事。一曲《A Thousand dreams of you》隐约缭绕进心房,像是老上海深巷中的天线收音机中传来的男声,萨克斯与流水钢琴的融合,与爵士乐的碰撞斟酌,不禁让人沉沦。作为经典电影《风月》的插曲,张国荣懒散优雅的声线代表着是初见的动情是情窦初开的腼腆,却无奈着难舍难分的忧愁,唱出了民国时期江南小城的幽郁在哥哥忧郁的歌声里,鲜活的热烈而绝望,燃烧成一缕烟雾。在钢琴清朗的尾声里,烟雾飘散,唯有唏嘘。

A Thousand Dreams of You

尽管动荡的年代是残破与慌乱的,但老上海的出现却是东方到达辉煌顶峰的时代。世界人眼中的老上海也是他们心之所向的梦境。不同于华语的忧郁,外文描绘的上海是浓烈焰火与燎原的交织。黑夜里的车的路灯照着幽暗的野草,历史落寞的痕迹狠狠地烙印在JohnIse心中。性感的男女声,唱出了混乱与血迹斑驳的上海滩,也唱出了市井味与烟火气浓厚的上海滩。缓缓流淌的钢琴协奏,仿佛深藏着秘密。陡然升高、激烈回旋的旋律中,对峙与欲望,忠诚与背叛,点燃了大上海的夜,点燃了那个靡靡十里洋场的过去与未来。

《Take Me to Shanghai

上海的风情与声音,不论时光过去多久,都永不沉没。那种倚靠在外滩边远眺的情感,是歌手们向往的光鲜与感动。有轨电车的铛铛声穿梭在大街小巷,身着民国校服的学生则遥望等着登上车踏上回家的路。这些场景已过去大半个世纪,但如今仿佛还历历在目。老上海那种缠绵悱恻的风韵,是东方传奇的不朽灵魂。而我们也唯有藉着老上海的歌,瞥见它的几分残影。

感谢策划郑颖、何佳潼、尹若冰,导播王迎、吴丰行。